首页 暗房易根经 下章
第13章 设计简单
 你必须把他们毫无保留的给我知道。”孟婉薇道:“这个当然,张先生你须要访问我,对不对?”

 张楚巨一派正经的道:“人类的话言很多时候并不是沟通的最佳渠道。往往我们籍言语掩饰自己真正的思想,把自己也骗过。”

 孟婉薇道:“张先生见解独到,但我要如何告诉你我的心里话呢?”张楚巨道:“古语道无声胜有声,予其用虚假的言语,不如用真实的接触。

 你要让我感觉到你的内心世界,思想的空间揭开你潜意识自我保护的面纱,赤的让我看到你的一切所有。”孟婉薇不解的道:“张先生你说得有点深奥。”

 张楚巨道:“不是我说我深奥,只是你不明白。我们要在毫无保留,阻挠的情况下,坦诚相见,让我进入你内心最深的深处。”

 只是一些无辜的词语,孟婉薇听了变得面红耳赤,血为那张雪白无瑕的脸带来些红霞,看起来好不动人。张楚巨问:“孟小姐你现在明白了么?”

 孟婉薇羞涩的回答:“我…我不知道。”张楚巨道:“如果孟小姐不知道的话,可能我们没有缘份。既然如此,我先行告辞了。”说完起身作状要走。

 孟婉薇连忙道:“张先生请别走,我…我想我明白张先生你的意思。”张楚巨坐了下来道:“孟小姐你真的明白我刚才所就的吗?”孟婉薇低下头。

 良久不发一言红晕的脸颊两旁又红了些,细声的道:“张先生说要感受的的感觉和进入我内心深处是指要跟我…做吗?”

 张楚巨道:“孟小姐原来你知道我的用意,可见我们还是有缘。”孟婉薇道:“可是难道真的要这样做,才可以让你了解我吗?”张楚巨问:“孟小姐你知道做是什么吗?”

 又是一个叫孟婉薇难以回答的问题,她说:“是把…男人的东西放到女人的身体里。”张楚巨道:“不错。

 除了还有其他方法能让我们彼此没有隔膜的接触,心灵交通至水相溶么?”孟婉薇沉默没有回答。

 张楚巨道:“我作为一个音乐家,是从艺术的角度看男女间的爱。就像一个画家画女人体素描,这也只是艺术,不是吗?”

 孟婉薇问:“难道你为其他女歌手写音乐都也是和她们…做吗?”张楚巨道:“这要看是谁,有水准的,我愿意认真为她们写好音乐的,我都会先透过爱了解她们。”

 孟婉薇还有犹豫,说:“我需要考虑一下。”张楚巨道:“你应该要考虑的,想想你对音乐的热诚,再决定值不值得这样做。

 无论如何,明天晚上你来我家找我,我会为你写一些作品,不过如果我对你了解不深,作品的水准难免受影响”linda见张楚巨一个人从餐厅走出来便问:“怎么样?”

 张楚巨道:“她要考虑一下,明天才说。”linda道:“你能忍手,证明道行又高了点。明天你猜她会答应吗?”

 张楚巨道:“我猜到了明天唯一的问题是多少次。哈哈!”linda道:“要你忍一个晚上不是很难受吗?”张楚巨道:“有你陪我我那用忍。”

 linda道:“人家明天留给你了你今晚就忍一下,明天好好对人家,但你要记住人家女孩子弱质纤纤,玩的时候要疼她一点,”

 张楚巨一个人在翁老为他预备好的淡水公寓里,时间分秒过去,孟婉薇仍是没有出现。拿起孟婉薇拍的唯美写真,照片中的孟婉薇是那么完美纯洁,不可侵犯。

 这样的女孩张楚巨从未遇过,也没有幻想可以一朝遇见。她像水中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几下“郭郭”敲门声把张楚巨惊醒了,一个箭步跑上前开门。

 站在门口的孟婉薇穿了一袭粉红色丝质衬衣长裙套装,如常的高贵大方,双手垂在身前手握白色小皮包。张楚巨先道:“孟小姐你好,请进。”

 孟婉薇道:“不好意思来晚了。”张楚巨道:“孟小姐你今晚好美。”两人在客厅坐下,张楚巨倒了两杯香槟。酒打破了沉静的气氛。孟婉薇道:“我想了一下,觉得身为歌手应该愿意为艺术而牺牲。”

 张楚巨道:“音乐是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精神的食粮和生命的泉源。我们应该为音乐而牺牲。”然后举杯说:“为音乐。”孟婉薇也举起杯来道:“唔,为音乐。”

 两人一起把手中的香槟干了,孟婉薇静静坐着,双腿合并,等待张楚巨进一步的行动。张楚巨问:“孟小姐以前过男朋友吗?”一方面上前握着她放在腿上的小手。孟婉薇回道:“曾经过。”

 孟婉薇的小手很很软,柔若无骨。张楚巨问:“有没有跟男朋友亲热过”孟婉薇道:“没有。”

 张楚巨知道孟婉薇还是完封处女,心中大喜。又问:“孟小姐请问你今年几岁?”孟婉薇道:“刚24岁。”24岁的处女在现代的社会是可遇不可求,极其珍贵。张楚巨道:“音乐最重要的元素是爱,让我知道你会如何爱一个人好吗?”说着托起她的下巴,轻轻在她上印了几下。

 孟婉薇呵气如兰,微被吻着,慢慢张楚巨延长在上停留的时候,孟婉薇的呼吸随热吻变急。两人由轻吻变为拥吻。

 孟婉薇亦把嘴巴张开给张楚巨的舌进来。两舌相,孟婉薇小玉舌滑又甜,张楚巨一遍遍地用自己的舌头与孟婉薇的摩擦。孟婉薇开始发出少许快慰的叹息,“呀…呀…”

 张楚巨从孟婉薇嘴里啜出她甘甜的唾沫和自己的混合后,又吐回孟婉薇嘴里,迫她把掉。张楚巨双手把持着孟婉薇的纤,柔若柳絮,仿佛用一点儿力捏也会断。

 他轻轻上下楺孟婉薇的柳直至碰到她的罩。孟婉薇反动作的格开张楚巨的手,然后她看到张楚巨眼中失望的目光道:“喔,对不起。”

 张楚巨把手放回孟婉薇的酥上,轻轻的隔着柔软的丝质衣裳感受她房的型状。他下身的具已经涨起,十六寸长的涨起来好不吓人,只见他挡里好像了一子向上直指他的膛。

 张楚巨拉孟婉薇的手放在链上示意。孟婉薇知道张楚巨的意思,慢慢把拉链往下拉,再解开子的钮扣。

 子除除掉在地下,张楚巨的巨也崩了出来指在孟婉薇面前。孟婉薇如此娇柔美丽的面容和张楚巨如此丑陋的黑恰巧成了强烈对比。孟婉薇目瞪口呆看着那大物道:“很大。”

 然后眼睛睁得更大又说:“很…很长。”张楚巨道:“婉薇,他需要你的爱,你来爱他吧。”

 抓住孟婉薇的纤纤小手,放在大物上抚摸。孟婉薇一下下由上只下,再由下回上轻轻用修长的手指触抚黑

 这种抓抓不到处抚法最是难受。孟婉薇轻扫一回,大黑巴已仰天长啸,一十六寸长,手腕般的钢捧宛然已成。

 孟婉薇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男女堬之事,只懂傻傻的用手指摸。张楚巨握她的小手,让她也握着他的大。孟婉薇两手同时握着张楚巨十六寸长的奇,小手尚不能完全复盖大

 冰冷的手握着热烫的,张楚巨觉得是一种渲和快慰。张楚巨道:“婉薇,你戴发夹很漂亮,你可以戴给我看吗?”

 在孟婉薇的唯美写真集里,张楚巨最爱的那张照片是孟婉薇戴着发夹对花微笑。照片中的孟婉薇清纯秀丽,头上的发夹让她看来天真无,像她手中鲜花般纯洁。

 孟婉薇戴上半月型发夹,额前只留一点海,跪在地上啜大黑。张楚巨不断抚摸孟婉薇一缕乌黑秀发,如置身梦幻中。

 这么一个古典美人,柔软润滑的双含着大黑,舌尖在十几寸长的捧上蛇行。黑在孟婉薇嘴里吐,樱桃小嘴只能包含大头以下一小截。张楚巨教她从侧面,有如吹萧把一十六寸长的大个彻底干净。

 大巴此时受过孟婉薇百般温柔的待服变得硬如铁柱。尧是修练暗房易经有成,张楚巨还是忍不住“滋滋滋”发了三发。

 一发入孟婉薇口中,两发在孟婉薇丝质衬衣上。白色的粘在孟婉薇前,她坐在地上楚楚可怜有如一只绵羊。一只即将被他屠宰的绵羊。

 “我们进房间吧。”张楚巨道。这是翁老为张楚巨准备的房间,设计简单,因为它只有一个简单用途。

 张楚巨坐在前,孟婉薇却站在门边不敢进来。眼看面前美若天仙,纯洁无瑕的孟婉薇,张楚巨觉口干喉竭,心跳加速。他不想打破眼前柔和的气氛道:“孟小姐是不是还需要时间考虑?”

 孟婉薇悄悄走到张楚巨前,背对向他。张楚巨识相的拉下裙子的拉链,一袭长裙随之滑下。孟婉薇上身只剩衬衣,下身只穿小条三角内,走进浴室关上门。

 门再打时,孟婉薇只围着一条浴巾。浴巾包裹着一个令任何男人唾咽的体。浴巾最后被张楚巨扯下。 huXuxS.com
上章 暗房易根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