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QQ物语 下章
第3章 不了解情况
 反对的竟是陈佳,她在赵勇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赵勇的脸上便出了恶的笑容,转头对我说,算了吧,就一间屋将就吧。

 于是,赵勇和陈佳就在我和李彤的眼皮底下翻云覆雨起来,似乎有旁观者让陈佳更兴奋,她的动作几近疯狂。

 我不是第一次看赵勇的现场秀,不过我并不喜欢滥,好几次他邀请我加入三人派对,我都拒绝了。

 不过,有免费的光景看,我也不排斥。倒是我怀里的李彤似乎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旎的场景,开始趴在我怀里不敢看。

 后来陈佳的声音实在太人,她就有些忍不住了,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我的手停留在她的间,“去浴室?”

 李彤几乎是被我半拖半抱的进了浴室,我鲁的褪下她的浴衣,展现在眼前的雪白体有着不输于她脸蛋的美丽。把她拉进我怀里,就立刻感到了她肌肤的过人细腻。

 “中大奖了!”丰富的经验告诉我这个女孩绝对是个上品,在做了十几个女人之后,老天爷终于给我送了一份大礼。还真的谢谢陈佳,不,是赵勇。

 不过,这念头一闪即过,李彤瘫在我怀里的火热娇躯让我的火熊熊燃起,我忍不住捧起她的头,朝她嘴吻去。李彤的眼里闪过一丝羞意,头猛的别向一旁,“不…”说来奇怪,很多女孩即便被我干了。

 也不肯让我亲,我也从不勉强。今天却不知为什么犯了子,是李彤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刺了我还是因为别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用力扳过她的头,一下子亲在了她的嘴上。李彤的挣扎顿时停止了,身子僵直了一会儿就软了下来,全*着我的搀扶她才依然站在那里。

 紧闭的只抵挡了几下便投降了,我的舌长驱直入,在她的口腔里肆意挑逗着那条香舌。在我脸上的鼻息让我清楚的了解了她心中的望,随着我的嘴从她的脖子滑向她的前,她身子微微开始抖动起来。

 还真感,看来并没有经过几个男人。用手将她的一只房挤出奇怪的形状,我一口将头连同晕一起吃进了嘴里。李彤“嗯…”了一声,头趴在了我肩上,嘴着我的肌肤,力道随着我头的力道变化而变化着。

 我坐在浴缸的边沿上,双手一提,把李彤抱在我的大腿上。大的茎抵在她的小腹上让她察觉了它的雄伟。她不好意思看,伸手摸了一下,小声说,“轻一点,好不好,我不太会…”李彤那里已经透了。

 顺着下来,正在我的腿上,不一会儿就是的一片。她感觉到股和大腿上粘的,而我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了她那对丰腻拔的椒上。

 便挪动着股,把涎的小嘴对准了我的一沉,我的槌便进入了温暖热而又紧凑的道里。李彤的脸上有些紧张。

 不过随着的深入,她的脸上渐渐浮出足。“小妇,这么贪吃,好,让老公喂你吃个!”我计得逞,把着她的帮她提纵着肢,记记打在她的子口上。

 不一会儿,她就香汗淋漓了,“看!看老公怎么喂你!”我一面修正着我的姿势,一面她的头。李彤摇动着股,却不肯睁开眼,我又低低的道了句:“快看!”可能是我声音的里威严让她屈服了。

 她低头睁开眼,我的将她的私处完全的撑开,象一朵盛开的鲜花,上亮晶晶的沾了她的,进出之间发出咕唧的声音。

 靡的景象一下子把李彤推向了高,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一口咬住了我的肩,在我肩头一阵剧痛的同时我的小弟弟也感到了一波一波的挤式的悸动。

 足足十多下,她才瘫在了我怀里。等她稍微平静了,我把她放在地上,让她双手把着坐便的水箱,向我撅起股。

 从后面看她,浑圆的肩膀、纤细的肢和翘的完美的结合起来,是那么的人。粉红的花瓣还在张开着,里面的小嘴有些白浊的体正缓缓的出,那该是她高的产物吧。

 我提刺了过去,可能是这个姿势让李彤感到更加刺,不一会儿她就坚持不住了,身子开始哆嗦,连呻声都有些走调。我也差一点就到了。

 正快马加鞭的冲刺,背后贴上来一个柔软的身子,一对子紧紧贴在我的背上让我立刻感到了它的硕大,一只小手轻轻的在我后庭搔了两下,我长出一口气,低吼一声,一股热薄而出。

 李彤半天才发现浴室的门口站着另外两个人,不由惊呼了一声,身子忙缩在我的背后,一把拽过一件浴衣披在身上。

 而我正和目光濯濯望着我的陈佳解释,“我不喜欢和这小子作连襟。”一句话封死了陈佳的念头,也让赵勇收回了停留在李彤身上的目光。两个姑娘整理完毕,便要告辞。

 或许是彼此留下了良好感觉,而大家心里都清楚,过了今夜就再没有相聚的机会,便都有些依依不舍。正说还休、走还留间,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号码,竟是公司的苏老总。

 他不是在美国嘛?怎么这么晚了还给我电话?我心生诧异,冲其余三人做了一个声的手势。“小王,p公司的项目怎么样了?”“已经结束了,我和赵勇明天回大连。”

 “你先别回来,下周一北京安特公司的竞标说明会你和小赵代表公司去一趟。”我一愣,我和赵勇是工程部的。

 而招标会通常是业务部的事情。苏总怎么一反常态的把任务交给我俩了呢?我不解的问:“苏总,对业务部的业务我和赵勇都不太熟悉,您看是不是请他们派个人来,我俩打个下手?”

 “业务部游出车祸了,伤了四个人,而下周一在上海和深圳还有两个更重要的招标会,北京这面业务部已经派不出人了,你和赵勇是公司的王牌,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把事情办好的。”

 苏总的语气里信任有加,让我一阵感动,“我会让业务部的小周跟你联系,有什么不明白的尽快问清楚。”苏总收了线,我告诉赵勇,“哥们,咱俩回不去了。

 苏老大有令,让咱俩下周一参加个会之后再回去。”赵勇一声欢呼,到底参加的是什么鸟会他已经不关心了,一把搂过陈佳,笑道:“佳佳,你说咱们这个周末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李彤也含羞的望着我,让我把说明会也抛在脑后,开始算计起如何来利用这难得的两天假期来。***

 这真是个一个美妙的周末。周六两个女孩和家里请好了假陪我和赵勇,白天逛街买了一堆好吃的,我和赵勇还给她俩各买了一只精致的生肖玉挂…

 她俩都和我一般大,陈佳只大我几天,而李彤则小我两个月,之后,便杀回了酒店。根据李彤的强烈要求,我又开了间房。

 在安全而隐秘的环境下,她完全放开了自己,任由我采摘品尝。客房里几乎每个地方都留下了我俩绵的痕迹。

 到第二天,我的竟然破天荒的酸疼了起来,李彤这时显出了她温柔的一面,虽然脸的倦意,却还是细心的给我了大半天。

 就在这一刻,一些异样的思绪在我脑海里升起,不过,出于对我未来老婆的严格要求,这思绪刚冒了个头就被我了下去。

 分手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惆怅,尤以李彤为甚,我也第一次和跟我体关系的女人说,“我希望能再见到你。”

 当时,谁也没想到再次相见的日子就是第二天。周一的早晨,养足了精神的我和赵勇拎着笔记本电脑神采奕奕出现在安特公司的大门口。

 仰望着悬挂在摩天大厦顶端安特的醒目标志,我丝毫没有畏惧,反而起了我的斗志。推开旋转玻璃门,我俩迈进了安特公司大楼的巨大中厅。

 走到会议的接待处,接我们的竟是陈佳和李彤!那一刻四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李彤甚至轻“啊”了一声,脸色变得绯红。

 我也强不到哪儿去,一夜情的伴侣在这种场合下意外相逢,我觉得自己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扒光了衣服。看他们三人的表情,想来也有相同的感受。

 还是赵勇经验丰富,第一个定下神来,掏出名片递给陈佳:“佳易公司工程部系统工程师赵勇,请多指教。”我和赵勇都开始庆幸我们对外地的网友用的全是真名。

 这时陈佳也恢复了正常,笑道:“我是安特公司业务部的,李彤是人力部的,她过来帮我们接待参加会议的客人。”我不由得感慨道:“中国也太小了。”

 ,陈佳白了我一眼,“怎么,不高兴看见我们呀。”转头对李彤道:“别理这个没良心的。”“我比窦娥还冤呢!”尴尬的气氛过去了。

 我腆着脸凑到李彤身前,把名片进她的手里,笑道:“你看看,姓名、电话那可都是真的。见到你们能不高兴吗?我还惦记着…”看李彤瞪了我一眼,我嘻嘻一笑,马上转了话题:“说真的,看在老公老婆的份上,透点内幕消息先。”

 陈佳看后面又上来几个人,便接过话头,“嗯,你们公司不是业务部的周大海经理来吗?”在赵勇解释的当口,李彤悄悄跟我说,“我不是业务部的,不了解情况,你让赵勇问陈佳吧。”

 刚在宽敞豪华的会议室坐下,赵勇就附耳道:“宽子,咱哥俩今天遇到对手了,同洲的楚君也要来这里。”

 “她怎么来了?”我心中一震,转头看赵勇的脸上也现出一丝忧。同洲公司是我们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两家产品各有特点,争夺起项目来便互有胜负,相比之下我们还上了些上风。 HuxUxS.cOM
上章 QQ物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