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20章
沈嫣恨佟天赢给她和梁言的完美爱情带来的污渍和裂痕,让她从小期待并且幸运拥有的从一而终完美爱情不复存在,她以为真正的爱情,就是开始了就不会停止,不会改变,直到生命流逝,她以为自己很专一,就像人只长了一颗心,永远走不进第二个人。

 最糟糕的也许并不是出轨,而是佟天赢用尽各种手段似乎已经打碎了自己的爱情信念。沈嫣不认为自己喜欢上了佟天赢,但是她却真切地感觉到对他在事上给自己的情和高感到恋,那种刺和舒服的心情,甚至超过和自己唯一爱的男人梁言做的感觉。难道我是一个贪恋享受的无妇么?空调的温度有点低,沈嫣调了下,没有再多想,安静地睡去了,好像是放下了包袱,接受了事实,自从6月底以来难得无梦深眠。

 星期天,嘉嘉的幼儿园举办了亲子活动,沈嫣参加了,好多父母陪同孩子一起,这次的活动是游览动物园,多数动物景点不收费,少数如企鹅,熊猫,收入10块或者20块入馆费。沈嫣和嘉嘉走到了火烈鸟馆旁,其实火烈鸟一直是嫣最喜欢的动物之一,只因它们浑身橘红透白的羽,确实像火烧的晚霞一样漂亮,多情的女人看着拥有浪漫色彩的鸟群,心里的情焰也静静燃烧起来,让嫣自己也意外的是,这一次,她不像以前那样,每当想起浪漫的事情和风景,心里只有梁言一个人。

 那个中年男人的微笑,时而似火热骄,时而似藏着尖刀,他对她似乎有真感情,可是他又好不在意她的心情地对她做出背德违法甚至犯罪的事情,她鼓足勇气要一撕到底,却被四个男人捆绑凌辱,就在更绝望的时候,他又对她玩起了深情,从那一刻起,嫣的心理早已崩溃凌乱,之前的傲然完全无存,在这个魔男人面前,只能像一只待宰的小羔羊。

 “妈妈你看,它们好漂亮啊!”陷入沉思的沈嫣并没有听见女儿的呼喊。

 “妈妈妈妈,你在干嘛呀?”嫣才回过神来:“怎么啦我的宝贝?”

 “你看这些鸟好漂亮啊!”“是呀嘉嘉,妈妈最喜欢这种鸟,它们的羽看起来像是燃烧的火焰,所以叫火烈鸟。”

 “火烈鸟…”小嘉嘉重复着妈妈的话。

 母女离开火烈鸟馆往前走,路过小动物馆,嘉嘉非要进去看看不可,门票十元,里面只有狗猫兔子等大街能看见的动物,沈嫣不要嘉嘉进去,嘉嘉却执着要进去看猫猫,沈嫣只好买了票。刚进门,工作人员就给了沈嫣一把青菜,是喂小兔子用的,二人来到兔子篱笆边上,蹲下来把青菜放到篱笆内小兔子嘴边。

 正喂着,忽然过来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孩:“你好,青菜给小孩喂兔子吧。”

 嫣顺着声音看过去,男孩清秀帅气,一脸真诚,于是笑着跟嘉嘉说:“还不快谢谢叔叔?”嘉嘉就娇气地说:“谢谢叔叔。”年轻的男生笑笑走了。最美好的年纪,那个时候的自己几乎每天和嘉嘉爸爸黏在一起,风花雪月,情意绵绵。

 喂完兔子,母女二人来到猫咪管和狗场,看着玻璃箱里的猫咪忽然为它们感到不公平,比它们弱小的兔子,比它们强大的狗狗,都在属于自己的场地里自由活动着,因为它们跳不出去,而猫咪们却因为矫捷的身手,却不得不被关在玻璃箱子里。

 大家吃过自己准备的午饭,又看过大象馆,<沈嫣日记>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