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湘河情 下章
第06章
 “咚咚咚咚…”墙上的大钟准时的敲响了12下。

 赵亮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支撑着爬了起来。看着李思雅娇憨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吻了一下。

 “嗯?老公,你醒了!”感觉到老公的轻吻,李思雅慵懒的伸了懒感的对着赵亮说道。

 “小猫,起了!你看看都几点了…”赵亮调笑着。

 “还不是这吧惹的错误,老娘都被死了…,”李思雅边说,便伸手抓住赵亮的大吧,用力的了两下。

 “不要再了,一会又要干活了!”赵亮调笑着道,“马上梓桐就放暑假回来了,你可得好好看着他,你说马上高考了,咱儿子可不能像我一样下矿了。”

 听赵亮严肃起来,李思雅放开手里的玩具,也想着儿子的未来。“今年高二,暑假回去就已经是高三了,虽然平时门门功课都还是不错的,但是还有待加强啊!”附和着赵亮的话道,“等他回来,你跟他好好谈谈,这一年可是关系着一辈子的事情啊,咱儿子啊,最听你的话了。”

 “好,下午他回来,我就跟他说说。他平时不是听我的话,是因为怕我。”

 赵亮叹了口气,“你说,我是多讲理的人,又没有揍过他,你说他咋就怕我呢?。”

 “上辈子他可是我的小情人,跟你是情敌,这辈子变成你儿子了,肯定怕你啊,哈哈哈哈哈…”李思雅仿佛自己说了个很好笑的话,自己笑的花枝招展。

 “好吧,好吧,至少这辈子你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哈…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也只能到这了!”赵亮得意的样子真的很欠收拾。

 “赶紧起来吧,梓桐说今天回来,但是具体的时间不知道,让他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可就不好了。”李思雅从被子里钻出来,对着老公说。

 “怕什么,我们不这样子,他从哪里出来啊?”赵亮笑嘻嘻的说着。

 “快点起来了,要不然我不理你了!”李思雅佯装生气,掐了赵亮一把。

 “你先起,我要看美人穿衣。”

 “死鬼,都老夫老了,还美人。”嘴里骂着,心里跟吃了似的。

 赵亮趴在上,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在阳光的照下,更加的丰圆润,两只房白皙透亮,可以看见一蓝色的血管,虽然上了年纪,但是没有一点下垂的感觉,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逆生长了。

 平坦的小腹,粉红的肚脐,仿佛是一口井长在了平原上。两条修长的美腿,笔直,看着就有冲动。大腿处的黑森林密密麻麻,里面是粉的小,也是自己的最爱,结婚这么多年,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都在上面耕耘了这么多年,还是粉粉的。

 正在发呆的赵亮,不自觉的出了口水,下身的大吧又开始有了起的冲动。

 这时候的李思雅刚好拿过一件保守的黑色罩,这是李思雅的习惯,有孩子在家,衣服都还是比较保守的,为了孩子,把自己的好身材都藏了起来。

 套上罩,想着叫老公帮忙扣一下,转头一看,老公着口水,身下的大吧又开始大。转念想想,不能穿了,因为马上可能又要被掉。

 还没有想完,就感觉有人从身后将自己拥在怀里。重的呼吸声从耳朵旁传来。耳朵是自己的第二感带,这个秘密是只有夫二人知道的。感觉到心里一阵震颤,李思雅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声的呻声:“啊…嗯…”心里的瘙愈发的更加希望得到。

 望在这一刻开始爆发。

 赵亮开始将手伸进老婆还没穿内的小里,动情的小已经泛滥成灾,水城河。双手从上往下,开始从部到大腿,将老婆抱起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慢慢将她举起来,大吧对准泛滥的小了进去,发气量这么多年的默契这时候就显现出来。大吧缓缓进了小,李思雅止不住的呻声在房间里萦绕。

 “啊…啊…老公…”一声声的呢喃声,无意识的呻,彻底的将赵亮的望点亮,双手探朝前,摸着那对丰房,下身不断地耸动着。

 房间里,阳光均匀的布了整个空间。暴的息声和呢喃的呻织着。

 两条虫纠在一起,“噗嗤”“噗嗤”的声连绵不绝。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舒服的呻声。

 “啊…啊…老公…我…啊…嗯嗯…”

 “我要草死你你这个美人……大吧草的你舒服吗?。”

 “来啊,死我啊…大吧哥哥吧…啊,你进去了…快到了…啊啊啊啊啊…”

 “娘们,哥哥的你还舒服吗?啊…啊…”

 连续的中,动作越来越快,两人不停地配合着。

 “老婆,来,我们换个姿势,我有点累了!你跪着,我们像小狗一样的来…”

 “嗯嗯…”

 “嘭”的一声,像开啤酒一样,一硕大的,浑身爆出青筋的大吧从李思雅是爱的小了出来。

 “嗯嗯嗯…快点!”从赵亮身上下来,李思雅一身的空虚,催促道。

 赵亮从上翻个身,将自己跪在老婆的后面。伸手扶住自己的大吧,对准的小猛地了进去。

 “啊…你不会慢点吗?小都被你草烂了!”李思雅不满意的嘟囔着,“进来就赶紧动啊,老娘死了。”

 “遵命,老婆大人。”同时动作也开始了。双手扶着圆润的大股,低头可以看见大吧在小里不停的进出。

 “啪啪啪”“啪啪啪”大的时候,不停的撞击着丰圆润的大股,声音清脆入耳。更加显得糜不堪。

 姿势让赵亮有更大的空间发挥,所以,赵亮的节奏也不同,缓急有度,让李思雅在一刻,在山巅和谷底不停的游移,舒服的只剩下息声和呻声。还有不知道什么的呓语。嘟囔着:“老公,你太厉害了,我都要被你死了,你的大吧太厉害了,我要被你草死了…用力草我吧% …”

 赵亮听着老婆被自己的说胡话,自信心极度膨,更加的冲刺着。从侧面可以看见两个大房随着自己的冲刺,不断地晃着,很是。随着不断地,赵亮感觉自己的极限快到了。将双手放在了老婆的大股上,扶好,准备最后的冲刺。

 “老婆,我快到了,你到了没?。”

 “快了,你在快点,往里点…啊啊啊…就是这里…”

 “老公,你的大吧太厉害了,就是这里,我要到了…”

 “到了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随着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足的呻声,李思雅彻底的失去了力气,一个的趴在上,一脸的足。赵亮看着自己的大出一股股白灼的,在老婆的小和背上都有一些,足的看着老婆,一脸足。

 “老公,你咋这么厉害呢?的我都快不行了。”

 “马上就好久见不到你了,你有这么,我一看见你就忍不住了,所以啊,一定要将你喂!你看看我的大吧是不是缩小了一圈。”赵亮调笑着道。

 “去你的…”李思雅慵懒的声音让赵亮心里一颤。

 两人一早上大干两场,都累得连饭都不吃,就又睡在上,也不管房间里散发的一股股糜的味道。

 下午14:00的闹钟准时的叫醒了酣睡的李思雅和赵亮。起看见自己身下的那一滩东西,两人的脸都不由自主的红了。相视一笑,赵亮起往厨房走去,李思雅默默地收拾着上的单,一并往洗衣机里丢了进去。

 疯狂的日子结束了,儿子即将回家,要进入另一个状态。

 吃完饭,李思雅把所有洗好的东西都晒好,和赵亮相拥着在沙发上看电视。

 突然,院子门打开了。

 “爸妈,我回来了!”一位面容清秀,带着书卷气的男孩子,扯着嗓子对着屋里喊道。

 这就是赵亮和李思雅的儿子,赵梓桐。在镇上念高二。

 今年高二的赵梓桐,在学校是个优等生,门门功课都还是比较优秀的。热爱体育活动,虽然表面上看着比较文弱,但其实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衣有型的,在学校是很多小女生的梦中情人,风云学长。

 “妈,我回来了,你在哪呢?”刚进门的赵梓桐,书包还在肩上就冲着客厅喊了起来。

 “在这呢!卫生间,你等一下,马上出来。”李思雅在卫生间便冲澡,便对着外面说。

 “哦!知道了!”赵梓桐进客厅,将书包丢在沙发上,人歪歪斜斜的躺在沙发上,准备休息一下。突然,一长头发从侧面搭在脸上,的。

 赵梓桐用手拉了一下,扯出一长长的秀发,不用说,肯定是妈妈的。准备将头发扔进垃圾桶,赵梓桐突然想起上次在手机看的一篇小说,讲一个女人的头发和男人的头发绑在一起,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想着这个,脸都开始有点涨红。

 卫生间里,洗澡的李思雅,在听见儿子的声音后,洗澡的动作开始有点不自然,思绪飘得很远,好像看到了潘婷和她儿子刘川在家里放肆的媾。

 脑子里的画面一直在潘婷撅着肥厚的大股,被刘川一直不停的着,还不断说着的话语。想着想着,手不由自己的伸到了下面漉漉的小。脑里面的画面也变成了自己撅着股,身后不断耸动的人也从刘川变成自己的儿子。

 手在小里的动作越来越烈,感受着思维的飘,李思雅一身的颤抖,下身出一股股的水,发出了一声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嗯嗯…讷讷…”声。身体一阵的空虚,心里也一阵的空虚。

 这时候才把自己拉回这个时空,看着浴室里镜子上自己绯红的脸。“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梓桐可是我儿子,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不是疯了?。”

 “儿子,回来了!快过来,妈妈看看有没有瘦了”李思雅匆匆从洗澡间出来。

 她怕自己再不出来,又会再想那个什么七八糟的事情。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自己的儿子面前,伸手抱着儿子。

 “妈,你是不是先去换身衣服啊?”儿子揶揄道。

 “臭小子,敢嫌弃你妈?”嘴上说着,手上更用力的将儿子揽在怀里。突然,李思雅感觉到小腹的位置有一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经事的她知道那是自己儿子的巴。心里咯噔一下,儿子的巴貌似是得到了老公的遗传,从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可以看出这个巴是很有本钱的。

 想到这里,李思雅赶紧放开儿子,同时,又伸手打了一下,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关好房门,李思雅转身看着穿衣镜。

 “啊!…”一声大叫传出来。李思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因为急着出来见儿子,李思雅就套了一件老公的大衬衣,内衣没穿,下身也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内。整体感觉是就是很感的。摸着自己发烫的脸,李思雅一阵的后怕,在儿子面前这样的穿着,虽然是无意的,但是这也是能击溃李思雅的传统思维的。

 迅速的换了衣服,李思雅将自己变成了以前那个贤淑,端庄的母亲。

 出了房间,李思雅没在客厅看见儿子,想着儿子可能回房间了。准备到儿子房间看看儿子,毕竟很久没见了。走到儿子房间门口,刚准备敲门,突然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声传了出来。李思雅心里一阵怒火,准备马上破门而入,突然又自己退了回来。

 『要是我现在打开门,看见儿子正在着他的巴打飞机,那我要怎么办?

 骂他?打他?』想着这些,李思雅没有敲门,就站在儿子门口静静地听着。可能是专注在上面,感觉可以听清楚每一次儿子细细的呻声。李思雅脸通红,站在儿子门口听着儿子在自。这是什么事啊?。

 鬼使神差之下,李思雅慢慢的走到院子的侧面,那里是杂物间,同时也是儿子房间的另外一个窗户所在的地方。站在窗子旁边,李思雅发现窗帘只拉了一半,由于平时没有人来,所以儿子可能也没有注意。

 只见赵梓桐半躺在上,耳朵上着耳机,不知道听着什么,左手摸着自己的巴,不停的动着。李思雅看了一下,儿子的巴已经完全的起了,至少有16公分,跟老公的差不多。

 头因为充血已经变成了深红色,足足有一个乒乓球那么大,青筋绕,充活力。儿子着耳机里闯出来的东西,手里不断的着大吧,不断地发出一声声的低吼,仿若一个发情的公兽般。

 不是道时间过了多久,李思雅依然静静地站在这里看着儿子的自,感觉儿子马上就要了。不知不觉间,李思雅感觉自己有些燥热,看着儿子的眼神也开始有了变化。此时的赵梓桐,也差不多快到了。

 “啊…妈妈,我要草死你!”随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嘴里也不断地念叨着“妈妈,我真的爱你,但是我不想做你儿子,我想你!…啊…啊!。”

 “啊…”一声长长的呻声传出来,赵梓桐左手上的大吧,一阵颤抖,出了一滩滩浓腥的童子。他仿佛做了什么大师事一样的,躺在上一动不动。

 窗外的李思雅其实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因为在听到儿子说的那句“妈妈,我要草死你”开始,她已经震惊了,这是她第一次亲耳听到儿子说这么脏得话,但是她居然不生气,反而有种的感觉。 hUXuXs.Com
上章 湘河情 下章